图片
這大概是所有我看過的圖片裡最喜歡的一張Loki。

事實上我很喜歡弟弟的角頭盔,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同感?我一直都覺得戴上角盔的Loki美得很驚人。並非那種陰柔似水屬於女子的美麗,而是難以言喻的,很英氣很中性又美得讓人呼吸一滯的美。具體一點,就像老虎或獵豹,人們都知道牠們美麗,卻不會讓牠們與柔弱並列。

有時候我會忍不住胡思亂想,Loki選擇這種看起來非常張揚又剛烈的防具,是不是有那麼一點蘭陵王的味道?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凜然一點,更兇悍一些所採取的策略。唉我幾乎要認為一定如此了老實說......在DVD裡面放出來那些被cut的片段裡,在金色的庭園中騎著黑馬瞇眼回眸一笑什麼的,那樣的Loki真是......美得出水啊救命(病)於是還是戴上角盔吧......看起來潑辣多了(?)

發完病來說說正經事。我想我有必要重新看一次Thor接著再看一次The Avenger......有時候走神想到劇情,仔細梳理過後總有一些很掛心的地方。以還記憶猶新的復聯來說吧。憑良心說Loki的表現在仔細想過以後也沒有那麼笨事實上。至少在被博士教訓之前,我覺得他的行為都還稱得上合格的反派。畢竟在那一摔之後,大家其實都忘了他會被逮去神盾局,根本就是預謀的啊!!!

然後關於這張圖的Loki,他的表情真是糾得我真想幫他擦擦眼淚唉(夠了人家沒哭)

 
 
一樣是從論壇上找來的翻譯文,因為超想看到結局就......拚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98627
以上原文
http://www.mtslash.com/viewthread.php?tid=49112&extra=page%3D2
以上翻譯地址

----------------------我是分隔線------------------------------

關於背景作者沒有多做敘述與補充,也沒有大綱提示。開始時一切都還算輕鬆明快,被噩夢糾纏的Loki在不得已之下向Thor求助,倆人共枕而眠後漸漸地發現他們對彼此之間真正的感情。推測時間點是在電影之前吧?在許多同人文之中不斷提到的,Asgrad的金色往昔。
在我讀過大多數以Loki為主的雷神衍生創作裡,這篇文章由Thor的角度出發,很細緻的探討了他內心的變化周折。從單純的關懷弟弟到最後無法克制地去愛,卻又難以說服自己可以理直氣壯的這麼做,這樣在身為王儲的道德責任與感情衝動間糾結的細膩Thor對我來說真的是很難得的呈現。會讓我想起The Hope Only Of Empty Men (這也是一篇很棒的文章,但是太艱澀了我必須花時間理解重組才能閱讀......譯者最近又不更新Orz......)中鷹眼對Thor說的那一句話--"你知道,他都叫你蠢蛋,但你真不是。"
Loki仍然討喜。我必須說句可能有些自以為是的偏頗話。以同樣是寫手的角度來看,我認為像Loki這樣的角色其實遠比Thor好寫。你可以用各種優美的諱莫如深的劇情來鋪排他讓他引起讀者的共鳴,遠比寫Thor還好輕鬆,因為Loki比起Thor有更多的面相可以探討與發揮。所以對於這裡Loki我即使喜愛但......因為他就是我所熟悉會在各種文章裡出現的Loki,所以非常遺憾他不是讓我對文章印象深刻的那一位,儘管他仍舊迷人。 


結局停在讓人悵然的地方,很難歸類為HE或BE,是個充滿想像空間的開放式結局。硬要打比方的話,就像全面啟動那樣,你一開始放下心來,下一秒卻開始提心吊膽,然而故事已戛然而止。

節錄兩段,先譯文後原文。這次自己動手倒不是因為口味不慣,純粹是推廣用途&譯者還沒翻到而已,哈哈。

節錄 1 :

Thor親吻Loki的頸背,一遍又一遍的在腦海中重複那些他無法大聲說出口的話。
我愛你。我會為了你永遠在你身邊,永遠。這並非由於人任何人指使他不該說這些,而是它確實如此。他想到他們的父親與母親,想到三勇士以及Sif和整個Asgard──沉睡中而且完全不知道才發生了甚麼事,甚麼正在發生。所有的一切都已然改變卻無人能夠阻止它,即使是他們自己。

“你認為我們錯了嗎?”Thor問。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問,但是他內心有些讓人不快的部分卻驅使他渴望聽見Loki的回答。

Loki的聲音,當他終於在黑暗中開口,聽上去相當混濁,彷彿他才無聲的哭泣過。

“是的。”

Thor把Loki環抱得更緊。摟著他的弟弟一整夜。

早晨時,Loki已經再一次離開。



原文:

Thor kisses the back of Loki's neck, saying over and over again in his head what he's afraid to say out loud. I love you. I'll be there for you. Always. And it's not what anyone meant for them, but that's just how it is. He thinks about their mother and father, about the Warriors Three and Sif and all of Asgard - asleep and completely unaware of what just happened, of what is happening. Everything is changing and no one can stop it. Not even them.

"Do you think there's something wrong with us?" Thor asks. He doesn't know why he asks, but some sick part of him wants to hear Loki's answer.

Loki's voice, when he finally speaks into the darkness, sounds thick, like he's been crying silently.

"Yes."

Thor holds him tighter. He holds him all night.

Loki is gone again in the morning.


上面的這一段正是文章的尾聲,看完以後我整個.......被擊敗Orz無言以對的痛。

節錄 2 :


“怎麼回事?”

Thor短暫的閃過一絲瘋狂的念頭想著他們就這麼逃跑,再隨便什麼其他的地方重新開始,但他又很快的甩開了它。

“我們是兄弟。”Thor說。

Loki垂下他的手。那是一個沉重的判決,且現在正介入於他們彼此之間,宣告著一切。而他們無法收回它。

“我知道,”Loki安靜地說,接著聲音更加微弱,”我不在乎。”

Thor試著想微笑,但那個笑容很慘,弧度破碎。“其他人永遠都不會了解。”他說。

Loki短促的笑了笑,Thor也是。因為他們自己也永遠都不會了解。而這樣的情況,既可笑又哀傷。

“我不在乎。”Loki將他的拇指劃上Thor的下唇。”我們是不同的,你和我。那些人永遠都不會了解。”

“但是如果他們知道──”

“我不在乎。”Loki回答,移開他的手指。”直到最後,只會剩下我們,對嗎?”

“是的。”Thor說。”是。”

“那麼抱我。”


以下原文 :

"What's wrong?"

Thor has this insane, fleeting idea to suggest they just run away, start over somewhere else but he shakes it away.

"We're brothers," Thor says.

Loki drops his hands. It was a loaded sentence, and now it's just sitting there between them, spoken. They can't take it back.

"I know," Loki says quietly, and then even quieter, "I don't care."

Thor tries to smile, but it's a sad one, broken at the edges.

"People will never understand," he says.

Loki laughs shortly, and Thor does too, because they're never going to understand it either. And something about that is as funny as it is sad.

"I don't care." Loki runs a thumb over Thor's lower lip. "We're different, you and I. They'd never understand."

"But if they knew-"

Loki pushes his thumb against Thor's lips to silence him.

"I don't care," Loki says. He pulls his thumb away. "It's only us in the end, right?"

"Yes," Thor says. "Yes."

"Then touch me."

大概就是從這段開始一路到結局,劇情就籠罩在一股山雨欲來的絕望裡。儘管中間上了頗為香豔的肉,說真的也很難撫平這一切沉鬱的痛。我喜歡這一段裡Loki如此鎮定,面對Thor的掙扎時,如此堅強。唉可見他多麼愛自己的哥哥.......Thor的猶豫沒有錯,他以自己的方式在愛Loki。我想這是他們彼此性格落差所造成的,Thor希望除了自己以外Loki獲得完整的幸福,即使那個幸福裡恐怕無法有他的一席之地;但對Loki而言,擁有Thor他的世界就已經完整,所以他才會說""It's only us in the end"。

....................................我突然非常沮喪,正經的說,這對真會有HE的一天嗎...........................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8720?view_adult=true
以上原文地址
http://www.mtslash.com/viewthread.php?tid=48213&extra=page%3D2
以上翻譯出處 

----------------------------我是分隔線------------------------

我一定是瘋了......才會在星期一結束一整天瞎忙以後還熬夜到凌晨3點多把一百多頁的小說看完,而且值得讚賞的是讀原文。 

不得不說,好的文字駕馭者就像了不起的魔法師,他可以任意的催眠並改變你的既定價值觀,而你一點都不覺得奇怪甚至會欣然接受。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很喜歡在無聊時亂踩雷,但近期幾篇不只沒被雷倒還意外地覺得好看,而這毫無疑問是譯者/作者的功勞。

說說這篇。一切起始於The Avengers裡迷人的Tony Stark.儘管神兄弟笨笨的另有一種萌點,但無疑的Tony給觀眾呈現的是背道而馳的魅力,聰明。雖然他跟博士的科學腦相比很難硬去分出高下,但我敢說在綜合評比上Tony一定是成員裡最聰明的一個,而且Loki最後倒的大霉有很大的功勞必須歸給聰明的Iron Man。於是話說回來,應該要彼此恨得要死的兩個人該怎麼湊到一塊真的很引人好奇,因而這個想法的契機便促成順應了好奇心的我點開這篇來閱讀。
Asgrad的女巫(?) Amora在文章中做了月老的角色( 我對她的了解不深......只知道她似乎跟Thor有段糾葛/算是反派/或許還跟Loki聯手過可關係不好?/正妹.....但無所謂這裡她不算主角) ,起因是一個愚蠢的報復人的魔咒然後促成一段好姻緣XD~即使主軸劇情有點老梗,很多小說也不吝惜地大肆使用過,但不知為何作者輕描淡寫的就把它表現得相當輕鬆逗趣而且迷人。翻譯很好,但接著讀原文以後會覺得更有味道,畢竟有些時候語言的轉換無法避免一些逼不得已的刪修增減,所以可能的話很建議看一遍原文。整體來說句型雖然流暢但都很簡單,也沒有太多的深難字甚至不需要字典,所以看原文對我們這些非母語使用者應該也不會太吃力。裡面有很多安排過得小橋段會讓人忍不住"哈哈"的笑出來,所以真的真的很推原文。
肉有......但不算太多安排也合理,安排上也堪稱美味。作為吸睛點可以算中規中矩,只要對Top or bottom別太堅持即可安心享用,不然跳過也可。詳細描寫大概在原文75-85頁這個區塊如果沒記錯的話(翻譯部分還沒放出來。)
結局是不意外的HE...畢竟這麼可愛的文風要寫成BE讀者會翻桌吧,所以請開心地服用。裡面真正悲劇的可能只有錘哥......他依然如此深愛弟弟可惜這篇的(L)TL不是往常那個...XDDD~唉但話說回來我大概也不會常換CP看,因為拆CP真的很怪,儘管文章跟故事很精采.......巴特我是相當忠實的Tony/Pepper & Thor/Loki派......
順說,人物掌握的貼合電影也是大亮點,我好喜歡Loki嚇得博士變身那段XD~原翻譯有的地方……大概是對岸用語的關係我很不習慣,於是自己重新譯一下。沒力氣全篇翻完,只挑自己最喜歡的。


以下節錄:
“安靜。”Loki說,下一秒便消失在廚房哩,留下Tony一人。

Bruce在下一分鐘走進來,眼睛看著甜甜圈的盒子。他在伸手抓走一個甜甜圈之前先朝Tony點點頭並打了招呼。

“Thor說,呃,他說昨天晚上Loki在你房裡。”

他說這話的時候並沒有看Tony,看起來就像個害羞的國中生。這讓Tony爆出大笑因為他確信自己並沒有做出任何對方所想像的那種令人臉紅的事,完全沒有。

“說真的,你們倆看上去就像在指甲沙龍裡八卦的三姑六婆。他只是來我房裡並且治療了我的肩膀。我的貞操依然完好無損,就像童子軍的榮譽。”

“我認為Thor看上去更擔心Loki的。”

接著,在Tony組織好一個完美的反擊以彰顯他們正討論的事究竟有多荒謬之前,一個聲音已先一步迴盪在空氣中:

“我的貞操怎麼了?”

然後Bruce就像在原地凍住了一樣,因為Loki驟然出現在他面前,並從Bruce那裡奪走了他拿在手上的甜甜圈並用相當天真的樣子小小地咬了一口,看上去卻比Tony以往所見過的他更加美麗也更加邪惡。

Bruce往後跳接著……是的、是的,他們早先討論的事情Loki讓它發生了。他變成了浩克並且瞪著Tony好像這一切都是他的錯,下一秒Loki開口說:”快跑。”

於是他們逃走了,Tony和Loki倆翻過沙發並向下跑到大廳,同時Tony笑得無法自己,簡直到了幾乎沒辦法呼吸的程度。而後Loki抓住他的手腕用魔法轉移讓兩人逃逸無蹤,將Bruce丟給其他人去對付。


原文:

"Be silent," Loki says, and is gone the next second, leaving Tony alone in the kitchen.
 Bruce comes in the next minute, eyes on the donut box. He nods a hello to Tony before grabbing one. 
"Thor said uh, he said Loki was in your room last night." 
He says it without looking at Tony, which is just so junior high school that Tony barks out a laugh and what he definitely does not do is blush because it's not like that, not at all. 
"You two gossip like you're at a nail salon, seriously. He came and fixed my shoulder for me, my dignity is still intact, scout's honor." 
"I think Thor is worried more about Loki's," Bruce says. 
Before Tony can formulate a wonderful comeback as to just how ridiculous that is, a voice echoes from the air: 


"What about my dignity?" 


And Bruce freezes in place because Loki is suddenly in front of him, right up in his space and he plucks the donut from Bruce's hand, taking a chaste little bite and looking more beautifully evil than Tony has ever seen him. Bruce jumps back and yeah, yeah that does it. He hulks out and look straight to Tony like it's his fault and then Loki says, "Run." 


So they run, Tony and Loki are bounding over the couch and down the hall, and Tony is fucking laughing, he can barely breathe he's laughing so hard. Loki grabs his wrist and they teleport out of there, leaving the others to deal with Bruce. 


太可愛了這段>//////////////////////////////<忍不住要再吐槽一次......他倆真同類XDDD
 
 
图片
非常美的片子。

一部好的電影,除了優秀的劇本與演員,出色的對白果然也不可或缺。而”大藝術家”除了會令你著迷於片子裡細膩有緻的運鏡和風趣又充滿感情的劇情外,雋永而深刻的台詞是它最迷人的靈魂。

在輕鬆明快的喜劇走向下,其實有不少讓人深思和唏噓的地方。新舊價值觀的衝突之間一個驕傲而出色的演員將如何面對自處,是這部片子裡著重探討的最大主軸。做為出名且大受歡迎的默片演員,男主角無疑是出色的。在沒有對白的狀況下必須用各種你所能想到的方式讓觀眾理解你,這必須要相當了不起的表演根底以及驚人的入戲才能方可呈現最完整的表演,因此不難理解男主角對於自己是個”藝術家”的認知有多麼的自豪而強烈。然而讓人唏噓的是你無法阻止時間,無法停滯時代,或早或晚每一個領域都會面臨大破大立除舊佈新的境遇。而很殘酷的,如果你無法接受並改變,你終將被人遺忘。裡面有個場景對於這部分的全是非常出色,讓我印象極為深刻。有聲片開始如旭日東昇,而默片做為西沉的夕陽卻仍苟延殘喘時,在一場訪談裡身為明日之星的女主角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那就是人生。”而接著下兩個場景,女主角的同伴見到男主角時興奮的說”很榮幸認識你!我的父親是你的超級粉絲!”以這種曲折哀婉的台詞與劇情銜接出”舊時代已然過去,你曾經受到歡迎但已不是現在”的手法,實在太精采了。隨著男主角的落寞,我也在下一秒讓眼淚奪眶而出。

我想我是天性念舊的人,一直以來我都覺得默片很美,並嚮往著當年它們在戲院裡曾經多麼風華絕代。因此當劇情逐漸走向無聲電影的時代過去而有聲電影的新時代來臨,我依然跟著失意落魄的男主角哭了很多次。縱然拒絕新事物而終究被淘汰這種命運似乎是人生在世便無法避免的,但是我仍然捨不得看著曾經如此風靡人世的東西落得繁華盡磬、門前冷落。

幸好,導演在片中強調過的一個原則──觀眾最大──導演與編劇並沒有忘記,所以在經歷種種波折後,身為渴望喜劇與圓滿的觀眾的我們終舊如願以償,看見男主角在最後決定振作精神重新開始,女主角也得償宿願、成功幫助了曾經幫助過她、而她一直芳心暗許的人。最後的最後,倆人的歌舞橋段由導演的一句化為有聲的”完美”做結,而一直拒絕發聲的男主角也終於開口說了他的第一句台詞,接著電影便切換成我們熟悉的有聲模式,象徵新與舊的價值在互相碰撞磨合後,融合而成更有價值得新模式,彷彿在告訴我們”一切都會變好,只要你願意尋找實踐它的方式”。

當然,我也毫不吝惜用自己最滿足的笑容,以真誠的心意接受這部好電影傳遞給我們的柔軟與溫暖。

 
 
啊......原來如此。只要是主管,腦殘也沒有關係。
 
 
題記 : 想要寫寫看這樣的家庭倫理劇(?)因為愛著姐姐但得不到垂青而怨恨哥哥的弟弟,雖然不愛妹妹卻因為被妹妹愛著而遭弟弟恨著卻無可奈何的哥哥。彼此的愛都是永遠沒有盡頭的單向箭頭。
純粹為練筆而寫的東西,APH設定混用,東西兄弟+北國家性轉換混合設定。1942年的史達林格勒大戰前夕。
警告 : 歷史背景借用,但與真實國/家及歷史事件無關。


片段/妄想/笑面魔女/魔女身邊的冰騎士....etc

以下。



「我一直很討厭你。」

直到白/俄/羅/斯突然發難,烏/克/蘭才察覺原來自己的反應如此平淡。

他的肩膀沒有發顫,握著酒瓶的手仍然有力;他甚至連拉開瓶栓的動作都流暢依舊,呼吸和心跳也平穩如常。
連皺眉都沒有,就好像,他早已預期自己的小弟總有一天會這麼說。

「別胡說八道了。」伏特加的味道飄進冰冷的空氣裡,酒香卻與周遭幾乎讓人絕望的低溫一同刺痛人心。烏/克/蘭默默地想,或許是因為手上這瓶酒已經是他們身上僅存、最後的”糧食”了──接下來,如果他們沒有被德/國/佬發現成了俘虜,或者沒能等到俄/羅/斯承諾過必然前來支援他們的紅軍,他和他的弟弟,毫無疑問,只能一先一後死在這狼狽的斷垣殘壁裡。

白/俄/羅/斯顯然沒辦法撐得比自己久。他的左肩膀吃了子彈,縱然烏/克/蘭已經做過緊急處理,但是沒有輸血沒有抗生素,就這麼闖過了半天已經堪稱奇蹟;而很顯然的,縱然如此,這奇蹟也已經瀕臨失效。烏/克/蘭知道他的弟弟正在流失生命,思想與意識已經不受控制,否則他不會開始”胡說八道”,即使那些所謂的胡話絕對出自真心。

開了酒,他自己先就著瓶口猛灌了一大口,然後毫無罣礙的轉身走到躺在石板上的弟弟身邊,少見的使用蠻力按著他的嘴強迫他把酒吞進喉嚨。而接下來他可以明白地看出白/俄/羅/斯一點也不感激他的分享,烏/克/蘭沉吟──縱然你凍得要命奄奄一息,已經三天粒米未進又受槍傷所苦,而一些伏特加可以讓你暖和些又清醒些──想必也很難對一個用如此粗暴的方法給予你幫助的人心懷感謝,何況你還被烈酒嗆得咳嗽不止,扯動傷口出了血不說更被逼出了眼淚。
白/俄/羅/斯幾乎是拚了命才讓他自己緩過氣來,雖然結果是只能倒在石板上嘶嘶的呼吸,但兩只藍得帶綠色的美麗瞳孔,終於不再如幾分鐘前那樣渙散。
烏/克/蘭坐在白/俄/羅/斯身邊又喝了一口酒,然後伸手拂開對方散落在前額泛著亞麻色光澤的銀瀏海,抹去了那張精緻蒼白的臉上密密麻麻滲了一頭臉的冷汗。

「兄弟,振作點。你知道妹妹的軍隊正在找我們,而不管怎樣你都得撐到他們找到這兒。」直到這時候烏/克/蘭才漸漸感到些微的驚慌。白/俄/羅/斯看上去是好了一點,但那更可能只是人之將死前短暫的神智清明;而臨危不亂本就從未是他可以自豪的強項,儘管現在,他顯然是可靠的那一個,可這只能歸功於在這樣的狀況之下,他也別無選擇。因為,如果到這個關口上還不能讓自己振奮點,他自己的國家以及推動世界革命的理想大概就得在這裡全完了。

雖然在他們幾個兄弟姊妹中,他對政治上的嫻熟操縱程度比不上他的妹妹,作戰的天賦比起最小的弟弟白/俄/羅/斯也差不多的不堪,但不管怎麼說他都是CCCP在1922年草創以後便一直堅持到今天的核心成員,就算再無法勝任現狀,烏/克/蘭覺得自己還是有應盡的責任。比如現在,他就有義務想方設法地保住白/俄/羅/斯的小命並讓他們倆撐著直到獲得援軍救助。
儘管他不懷疑所謂的無產階級革命這事自己那能幹的二妹就算失去了兩兄弟鐵定也能幹得下去,但這種活,實踐起來人多點總是好的,更何況他們是親人,從那麼久以前就在一起相濡以沫直到現在。

聽見烏/克/蘭提起俄/羅/斯,白/俄/羅/斯蒼白的臉上彷彿閃過一絲光彩,卻很快的又黯淡下去並且閉上了眼睛。幸好他這一次很快便睜開它們(在烏/克/蘭剛剛產生的驚慌感再次加深之前),而眼神還是清亮的:「你一直都知道……」他的嗓子很啞,跟原本那種低柔深沉的音質完全不同,是一個人抗拒著死神、傾盡全力以後才有的聲音:「所以一點也不驚訝。」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真的。」烏/克/蘭忍著沒讓自己嘆氣,想藉由裝傻來避開這個尷尬的話題。當然,白/俄/羅/斯道出了實情,他確實”甚麼都知道”。他的妹妹對自己的感情,他的弟弟對於二妹的感情以及他自己對他們的。只是他一直假裝沒有察覺弟弟衝著自己而來的怨懟與嫉妒,因為白/俄/羅/斯也從未直白而明顯的表現過,甚至不曾藉口找他麻煩亦或流露出違背他們之間輩分年紀的不敬。他只是與自己保持著距離,像在評估一個危險的敵人般遠遠的觀望,偶爾在撞見俄/羅/斯對自己流露出格外的親暱與依賴時,才投來幽深而怨毒的眼光。所以,只是如此,烏/克/蘭認為他沒有必要戳破白/俄/羅/斯那源於無法被滿足的愛情及佔有慾而衍生攀爬到自己身上的負面情感,因為說真的,比起複雜難解的妹妹,烏/克/蘭對於最小的弟弟反而還更有好感。

「你的傷勢在惡化,所以開始產生情緒上的副作用。」烏/克/蘭聽見自己開始胡謅,說一些非真非假的理論當作搶白。不過他很快得便知道這麼做無法打發他自己的弟弟,只能投降似的做出一些妥協:「好吧,好吧…..你討厭我的話我也不意外,一直以來我都這麼想。」他聳聳肩膀,目光落在碎磁磚與水泥屑斑駁堆積的牆角:「比起妹妹和你,我既不聰慧也不善戰,糧產甚麼的又少得與富裕沾不上邊,幾乎是CCCP裡的拖油瓶。舉個近例吧──我的人民甚至有許多人歡迎德/國/佬──當那對野蠻兄弟在去年打趴我的時候。如果妹妹沒有讓你來救我,大概我現在已經被綁在坦克的正面示眾……而且明/斯/克也是因為你走了才丟的。假設身為門戶的我沒那麼丟臉,那對野蠻的兄弟沒可能一路直打到妹妹的家門口。」

「……他們撐不久的,天氣越來越冷,從過去到現在,沒有一支外來軍隊能撐過莫/斯/科的嚴冬。」這一次,向來自我中心的白/俄/羅/斯居然安靜的聽完烏/克/蘭說話,而在那之後甚至還說了內容與勸慰相近的詞句。但接下來她說的話,卻比從前的忽視或譏誚讓烏克蘭更覺難受:「哥哥,我快要撐不住了。」他用一個極度凌厲的眼神制止烏/克/蘭插嘴,平攤在身側沒有受傷的右手驀地扣住對方的手臂,語調嚴肅而淡漠,卻駭人的字句清晰:「聽好……等到雪停,如果姊姊的人還是沒有到,你馬上走,不管我到時候已經死了還是只剩口氣。那對狗娘養的德/國兄弟最擅長的就是追蹤,我們在這裡藏不了多久……只要放晴,那便等於完了。」

烏/克/蘭對自己的弟弟這類公事公辦的語氣並不陌生,過去很多時候,他總是如此嚴峻苛刻的指示他應該怎麼做(或者說,是轉達俄/羅/斯希望她的哥哥要怎麼做)。但這一次,他聽得出來自己的弟弟壓抑在平板嗓音下面一種深水暗流似的感情,不是針對他的嫉妒憎恨,而是一種難以用言語表達的痛苦。烏/克/蘭甚至錯覺白/俄/羅/斯會落淚,直到他仔細地觀察後確定那對斑斕的眼珠子並沒有蒙上任何濕潤的水氣。

「妹妹會找到我們,然後你會得救。」再一次,烏/克/蘭這回用除下了手套的手輕輕摩娑弟弟的臉:「或者我會背著你逃走。你知道,雖然我一直都不是一個好的軍人,卻是非常有力氣、非常棒的農夫。你的體重甚至比不上幾袋甜菜,我可以背著你直到和妹妹會合。」
他說的如此認真誠懇,以至於有那麼一瞬間,他認為自己似乎真的說服了白/俄/羅/斯,讓這個弟弟放棄了一貫以來那種激進、偏執、認為一切大多毫無希望的想法。烏/克/蘭看見自從進入青年期以後就鮮少對自己露出笑容的弟弟柔軟下來的表情,突然忍不住想哭。他不擅長分析他人也從不深究自己的感情,不過他猜想,這種無法出口的情緒上的鈍痛,是源於對親手足遭受的折磨而心疼。

「別傻了哥哥。我知道Flins已近在眼前,而你縱然有再快的腿和再多的力氣,也無法從他手中讓我倖免於難。」平穩的呼吸和說話對白/俄/羅/斯來說似乎逐漸困難,他必須停頓許久,才能掙扎著說出下一句:「如果我能像你多一點,姊姊……今天姊姊捨棄的就不會是我。你知道嗎?你讓我最痛恨的就是,你明明知道我們……卻從來沒有改變過……」

再一次,烏/克/蘭看著白/俄/羅/斯的瞳孔開始失焦,卻束手無策。他不知道再給他一些酒究竟可不可行?他必須讓自己的弟弟保持清醒,盡可能的,否則他害怕接著白/俄/羅/斯就不會再睜開眼睛。
「我們是一家人,我最重要的弟弟和妹妹。」烏/克/蘭的雙手開始顫抖,聲音裡夾雜著低啞的哭腔;大概他已經再也沒有心思維持假裝的冷靜,又或者,其實是絕望導致他如此。儘管白/俄/羅/斯的話語既破碎又隱晦,烏/克/蘭仍然瞬間明白了他在說些什麼。這個突然鮮明起來的了誤帶來了的記憶令現在的他極度感到後悔,後悔自己因為感情用事所採取的行動,後悔聽從俄/羅/斯的懇求讓白/俄/羅/斯陪同自己進行這愚蠢的行為。

對,不管德/軍愛怎麼刻意為之的在雙方皆容易相互衝突的防線上挑釁似的虐殺戰俘,他都應該置若罔聞而非怒火湧動。他甚至如此愚蠢的想要突破對方假意的鬆散戍守製造騷亂好讓那些等著被宰殺的人民們逃走,以至於他們毫無反抗掙扎的機會便落入德/國兄弟倆守株待兔的陷阱。

想當然爾,他們犧牲了所有隨行的人員突破德/意/志設下的惡毒陷阱,以白/俄/羅/斯的槍傷為代價讓他逃離了在普/魯/士指揮下針對他們兄弟倆而來的縝密砲火,萬分狼狽、在嚴寒與驟降大雪的掩護下躲到某個被殘忍攻擊過只剩下殘骸與屍首的無人小鎮裡。

儘管落雪不停能夠抹去他們逃跑的足跡,但也同時令不擅長任何戰爭技能的烏/克/蘭失去方向感。他無法循著原路求取妹妹的支援,俄/羅/斯派出的搜索隊員也無法輕易的發現早就住定會砸了任務卻失聯於雪中的他們。

「弟弟,醒醒,求你了。」烏/克/蘭撐起白/俄/羅/斯的肩膀,無比小心的移動他,讓他的臉靠在自己寬廣厚實的懷裡。然而動作之間,無法避免被扯動傷口的白/俄/羅/斯除了發出微弱的抽氣聲,似乎已沒有力氣說話。烏/克/蘭無法理解為什麼只是一個近乎彈指即逝的短時間而以,白/俄/羅/斯的情況竟會如此迅速的往最壞的狀況惡化;而可悲的是如今他唯一能做的,似乎只剩下強迫白/俄/羅/斯睜開眼睛。

「你和妹妹在我們出發前說了什麼,其實我都聽見了。」

如果可以,烏/克/蘭原本打算將這件事當成一個他永遠不曾接開過的秘密,把它密封在心底最深最深的地方。但現在,這是他所想到、僅存能吸引白/俄/羅/斯努力保持清醒的唯一籌碼,就算無法確定能否收效,他只有豁出去執行:「你們以為我睡著了,但我沒有。我聽見她要求了你什麼,而你竟然真的答應她。」

然後,他感受到白/俄/羅/斯微弱到難以察覺的震顫。接著,當靠在他身上的小弟用那曾經殺人無數、曾經肅清無束敵人與同志,現在卻連一隻兔子恐怕都抓不住的衰弱手指彷彿懇求或意欲制止什麼似的揪住烏/克/蘭的大衣下襬,身為長子的他再也無法克制苦澀與自暴自棄的漣漪從心底汩汩泛起。

俄/羅/斯和白/俄/羅/斯是一對被扭曲命運綁縛並受到詛咒的姊弟,而烏/克/蘭,則是導致他們被詛咒的緊緊捆綁的根源。






*tbc

 
 
提筆之前永遠無法避免的陣痛期。想法多得彷彿要炸出腦袋,卻在打開空白文件時,擱置一整晚後再一次闔上。儘管我知道遲早自己會開始,但卻苦於不斷的想提早結束這種週期卻不得其門而入。

另一件事。
嫁一個所謂的好人家到底哪裡那麼值得重視?我養的起我自己,我真的不需要再把自己綁進另一個窠臼裡給生活添亂子。我開心高興玩cos寫小說到七老八十,又怎麼樣呢?

 
 
決定事情之前先問問我可以嗎?
果然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的關係......嗎?說話為何如此困難!
 
 
好日子一下就到了尾聲......下一次,又是漫漫等待(sigh
 
 
我很討厭人家叫我會計小姐,由於之前和前總公司合作以及社會上的刻板印象造成我對這個職稱非常感冒的心態。我寧可被叫做小妹或助理,也不想當會計小姐......雖然我確實是有在在幫忙請款跟作帳......唉。

昨天看了一篇Thor衍生,White Nights。將近10萬字的大作品,寫得極好。儘管作為主角之一的哥哥有些被邊緣化,但仍然是個非常出色的故事。
筆者寫出了我原本想在Avengers裡面追求的Loki的形象,也是在Thor裡面那一個Loki......聰明卻陰鬱,不相信任何人又滿身棘刺,卻偏偏渴望柔軟與溫暖,最後被自己傷害的體無完膚,轉而讓愛變成淒涼的恨,再以最極端的方式報復所有他愛的與愛他的人。即便看到後來揪心的要死,卻無法不承認這才是我想看到的弟弟。
此外,我想對我來說這故事的另一個大亮點是活化了在同人裡面幾乎會被神隱的女主角/女配角。我很喜歡Jane雖然短暫卻亮麗的過場,愛極她在裡面對兩兄弟所展現的睿智與溫柔。
好吧......上面雖然說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想法,仍然無法否認走喜劇路線的Loki還是比較治癒的.......(艸)畢竟當初我看Thor最後弟弟毅然決然地放手那裡,那實在是......為此,兄弟倆你們在官方裡還是繼續笨下去吧!!

讀者在Blog留言:
慕無心桑您好,於2010年的8月CWT買了您的經年《壹》
我是當初說有點貴的那個XD 書末很意外的有您的留言(應該不記得了吧)
我最近開始找在坐車通勤時看的書,又重看了一次經年
現在我覺得300塊一點也不貴,您的文字值那個價值:)
(厚度和字數都很十足,在高一點也不會奇怪)
當初看到御守那,灣說著,本田菊的愛情有沒有實現就不得而知了的時候
覺得有種悵然的愁緒,這樣就結束了嗎?
但今天看完的時候,才發現封面有個「壹」字←這人眼殘
讓我很期待續集....!
灣的視點在前面,而本文是菊的視角,我很欣賞這種可以同時看到兩位主角心境的寫法,以及文字間的那種空白間隔都是有時間感的設計
覺得您的文章很實在真實不馬虎,菊灣兩人個性也都不會違和
只是隔了很久才又來造訪,不知道貳出了沒?(怕沒買到QQ)
不過稍微看了一下,感覺應該是還沒XD
可是又有點捨不得看後續,覺得得一直追太吊人胃口了w
總之很支持您的創作^^/// 

看完以後只覺得......親愛的,姐姐我好愛妳啊T_______T
如果沒有這些時不時出現,加油打氣的話,我很好奇這個世界上會否還有網路寫手這種生物存在?我無法愜意地說寫作是快樂又輕鬆的事,畢竟不管怎麼說,除非抄襲,那每一個字都是作者從心理掘出來的血肉,無論受到的共鳴是多或少。然而明明是辛苦甚至痛苦的差事我們卻樂此不疲,為的就是尋找這種在人海中有一部分靈魂能夠熱烈共鳴的同伴吧。寫作的人沒有讀者會死,畢竟我們是一群無法開口卻需要聽眾的殘缺者。
唉不過要把貳寫出來天知道還要多久Orz......這20萬字噢........

.........母親在本周的狀態不意外的非常好。沒有嘔吐、沒說全身痠痛、沒有病懨懨........................................................很好。爸我真愛你啊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