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氣沖沖的度過了一個理應美好的週末早晨,陽光和久為違的家事勞動都沒能撫平我的情緒。幸好因為最近兩星期指甲裂得太深沒辦法擦指甲油,也暫時無法留長以免再次斷裂出血,我終於可以彈鋼琴了。
 幸好還有她。每一次我煩躁不堪無以解憂的時候,最終陪伴我、毫無怨言的接受所有負面情緒,陶冶性情最好的夥伴。已經十幾歲了的鋼琴,因為當年買的是極高價的等級,所以直到現在音色與琴鍵的韌性都依然很棒。練了一陣子,壞心情終於也隨著琴聲漸漸緩和。
 幸好還有她,讓我記得我媽其實多麼愛我。如果不是這樣,她也不會在爸的月薪不過萬把塊的那個時候,一點也不猶豫地買下將近十萬的鋼琴給我,讓我直到現在還能夠彈它。
 
 然而,有此體認的我一方面覺得欣慰,一方面也感到難過。
 
 曾幾何時,我們非得藉由外力外物,才能提醒我們彼此,我們實際上是互相愛著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