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6/11/2012

0 Comments

 
一直記在心上,然後終於有時間寫下來。

那一對年輕的戀人在我們面前討論到長輩對後代的期望,A說,或許終究要弄個肯出借子宮的外籍女孩生出個孩子,因為我的母親和父親對抱孫子這件事至今依然充滿期待。


我說,那違法,還是別吧?再轉頭對B說,別讓他犯傻你不勸勸他?而且你能接受嗎?他跟別的女人生孩子。雖然那不過是精子的移植,但我寧可領養。


A取笑我說,妳看得太重了。他已經說過很多次如果我有孩子他會如何如何照顧他。


接著,B理所當然地接著為我解答。他講得如此淡然,好像那確實就是真理,一如我們每天每天的過日子。
他說,我可以接受,當然。妳知道,他不能有孩子是我欠他的父母,因為我的關係他這輩子不會有孩子,我沒辦法生給他的父母。


我沉默了。

我覺得相愛沒有錯,但社會卻令他們覺得自己錯了。
明明不是這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