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先以最大惡意揣摩別人的話,這種社會本能其實很可悲。

 別讓我走到哪裡最後都落的狼狽退場好嗎?我已經自我檢討到沒有東西可以檢討了。

 認錯道歉然後離開確實是最輕鬆的方式,但不公平。
 


Comments




Leave a Reply